红豆与荔枝

【一八】小算命的往哪儿跑

月下饮茶:

高糖!!!肉!!!!


被官方甜的不行的我也下海了,受不了了,真的好甜~


昨天被预告伤了心的有多少?快来领解药!


——————————————————


张大佛爷在长沙城里几乎只手遮天,老九门的头一把,天不怕地不怕,张副官翻了个白眼,胡说,佛爷明明就很怕八爷消失。


“去请八爷!”


“是!”


这是当初公馆里最常出现的对话,张副官只盼着八爷早点搬过来,自己能少跑两趟腿。后来八爷终于搬过来了,结果……


“去请八爷!”


就在书房隔壁的卧室里躺着呢,你摆这个谱给谁看……


“去请八爷!”


你把人惹生气了干嘛要我们去触这个霉头……


“去请八爷!”


他现在起不起得来床你不知道吗?


但是张副官虽然满肚子牢骚但还是挺欢喜的,至少,八爷在的日子里,佛爷总是笑着的,张副官总是想起来后怕,当初若是八爷没救回来……


 


当年的八爷还不是“爷”,乐乐呵呵的求神问卜趋吉避凶,人家八位爷都张罗着继承祖业丰富势力,只有齐铁嘴不紧不慢的过日子,佛爷也没有如今的滔天势力,还有时间跟齐铁嘴坐一块儿喝喝茶,斗斗嘴,日子过得慢悠悠的,夕阳下的影子拉的长长的。


大大小小的挑衅争斗张启山都遇见过,或是下了帖子的,或是打上门的,他不信命,却愿意在有事之前叫上齐铁嘴算上一卦,卦象好,齐铁嘴笑呵呵的送张启山出门,卦象不大好,齐铁嘴在陪张启山出门的一路上唠叨个没完。


九门里除了心照不宣的买卖,该下棋的下棋,该唱戏的唱戏,就这两个人,还要抽出时间来厮混。混着混着就混到一起去了,张副官带着亲兵们揣着明白装糊涂,谁知道佛爷为什么一大早在城那头的算命的家里出来,亲兵们绝对没看见佛爷半夜偷偷溜出门。


直到一纸消息递到张启山的案头。张启山没有半句吩咐,扭头去换衣服


“佛爷?”


张副官见张启山没理他,大着胆子偷眼看了看那信上的字,只一眼便是心惊胆战,转身追过去。


“佛爷,我去叫人跟您一起去。”


张启山手一挥,


“不用,你带人守好家,这是我的私事。”


的确是私事,他救他,不是出于九门道义,仅仅是为了这个人,是情,不是理。张启山细想都来不及,只知道昨日还在自己怀中艾艾可怜的人,今日还不知是什么光景,心里怪自己这些日子松懈了,只知道那日本人惦记上了九门的生意,却因为他没有来招惹自己,就放了心,却忘了还有个势单力孤的齐铁嘴。


 


齐铁嘴被一根绳子悬在半空已是奄奄一息,半垂着脑袋想着早上没算完的那一卦,震上坎下,利西南,有贵人相助,他不怕,只要留着这口气在,佛爷……佛爷……


——佛爷你可得保护我


——放心吧,我保你平安


寻求他的保护成为了习惯,把命交到这个人手里,比放在自己手里更踏实,齐铁嘴下意识的去掐手指,再给佛爷算一卦吧……


这一卦的卦象还没出来,眼前忽然一道刺眼的亮光,笔直修长的人影逆着光站在门前,衣裳还是昨天见面时那一件,胸前缺了一颗扣子是自己扯掉的,还没缝上,明明摘了眼镜,竟然还能看得清他发梢上摇摇欲坠的那滴汗,齐铁嘴扯开嘴角,


佛爷……


是他的佛爷,就知道佛爷一定会来的。


张启山没有耐性,看到被高高吊起的那个人的时候他就没有了耐性,


“你们砸了他的香堂,还绑了他,这笔账,我要好好跟你们算算。”


“多管闲事!”


闲事?


这是他最重要的事!


涌上来的日本人那么多,手里举的刀那么亮,可每一把刀上都映着齐铁嘴奄奄一息的脸,


齐铁嘴强迫自己睁开一线目光,他的佛爷,这一次是为了他在拼命啊,他没有带自家的亲兵,这无疑是以命相搏的蠢决定,但是他这份傻齐铁嘴明白,扯着嘴角笑起来,亲兵是张家的亲兵,可自己是他张启山的人。他摸摸手指头,姻缘这一卦没算错。


背后挨上的那一道开了张启山嗜血的性,苗刀破皮入肉的插进一个个日本人身体里,意识渐渐随着血液流逝,心里只记得,这些绑了齐铁嘴的人,统统该死。


最后一刀划过,武藤丧命,张启山没有管那些丧家之犬,挥手飞刀斩断绑缚齐铁嘴的绳子,齐铁嘴踉踉跄跄的奔过来。


“佛爷……”


肩上一刀,背上一刀,肚子上两刀,齐铁嘴用力吸了吸鼻子,强迫自己扯出一个笑脸,


“刚趁您激战,我算了一卦,”


说着拿出一枚铜钱,张启山伸手夺过去,


“这铜钱告诉我,你的命以后就是我的了。”


齐铁嘴小心翼翼的避开伤口抱住张启山,


“我的爷啊,您就这么一个人来救我,万一出了什么事儿可怎么好。”


张启山撑着站起来,


“这儿黑灯瞎火的,又这么多日本人,我不赶紧来,你不得吓死啊。”


齐铁嘴慢他一步站起来,伸手把他动手前扔在地上的领带捡起来握在手里。张启山看见了装没看见,偷笑着故意半倚在他身上往外走。


张副官怎么敢真守在家里,带了几个人就守在门口,顺手解决了那几个仓皇逃命的武藤手下,看见两人出来迎上去,小心翼翼的扶上车送回家。


齐铁嘴虽然手无缚鸡之力,好在也没受多少皮肉之苦,看着吓人而已,帮着张副官把张启山安置到床上就挥手轰人,


“你们该忙什么忙什么去,佛爷这儿我照顾。”


张副官正看着佛爷拽着齐铁嘴的手不放,一阵尴尬,闻言也没有客气,留下医药箱就带着一脸茫然的军医退下去。


轻手轻脚的褪下衬衣,伤口暴露在目光下,张启山不是吃素的,不过是些皮肉伤,但看着仍然是吓人,齐铁嘴抹抹眼睛才伸手清理,张启山意识清醒过来,笑着看他,


“前天谁宁死不肯伸手解我扣子的?今儿到主动。”


齐铁嘴老脸一红,


“佛爷,您这身上都让人划拉好几个口子了,怎么嘴上还不老实呢。”


动手把伤口皮肤清理干净,又拿了药膏出来,张启山感受着他的手指游走在自己伤口只觉得合着药膏的清凉带起一阵酥麻,齐铁嘴慢慢褪下他的裤子,去处理小腹上的两道刀口,紧实匀称的肌肉线条引着他的目光往下看去,又触电般的躲开,张启山看着就吃吃的笑,齐铁嘴被这笑声刺激,用力直了直腰,伸手握住那半软半硬的物件儿,


“哼,佛爷还说我的命归你了,现在这命根子不就在我手里么。”


下身忽然被一只温热的手掌握住,张启山眉头一紧,旋即微笑,


“那你可握着别松手啊。”


这话让齐铁嘴愣在了那里,握着也不是,送开也不是,就这样感受着掌心的温度渐渐上升,充斥着掌心的感觉也越发饱满,张启山失血惨白的脸色也渐渐泛起红晕,宽厚的手掌覆上齐铁嘴的手,


“佛爷……我……”


张启山看着那露出的一点点虎牙,


“我还伤着呢,你把这主动劲儿收好了,等我好了的。”


齐铁嘴落荒而逃,身后的张启山笑的爽朗。


连着几天齐铁嘴一直躲着张启山的卧室走,张副官看不懂,把人堵在张启山的卧室门口,


“八爷,我们佛爷可是为了救您才受的伤,您好歹也应该去看看吧,怎么反倒躲着走啊,”


齐八爷皱眉,


“副官,你还年轻……”


卧室里忽然传来呼痛声,张副官伸手一抓齐铁嘴的手腕,


“八爷您先去看看,我去叫军医。”


一使劲儿就把人推了进去,


齐铁嘴踉踉跄跄的闯进屋,抬眼就是床上皱眉吸气的张启山,


“佛爷你……你怎么了?”


惦记着他身上还有伤,两步跑过去,张启山一手抓着床单,一手捂着小腹,


“伤口……伤口疼……你帮我看看,是不是伤口绽开了。”


齐铁嘴没多想,伸手褪了他的裤子,伤口新长上的肉泛着淡粉色的疤痕,没有丝毫异样,反而是伤口下面……


齐铁嘴起身想走,被张启山一把抓住手腕,


“小算命的,往哪儿跑?”


后面请用力戳这里


http://ww1.sinaimg.cn/large/ae5dcabfjw1f5sipxqqesj20c81pojzk.jpg


张副官把当日的报纸递上去,张启山瞄了一眼,


“去给八爷看。”


张副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把报纸递给床上那一卷被子,


“八爷,佛爷让您看看。”


被子卷露出一点缝隙,一双眼睛露出来,张副官贴心的递上眼镜,


“啊啊啊!佛爷……这……这报纸……”


头版头条赫然是


张大佛爷只身救人,单挑武馆武藤断魂


下面是他们两个互相扶着出来的照片。


“佛爷,这照片……”


张启山没抬头,用文件遮住眼中的笑意


“我让人拍的。”


“为什么?”


“就是要让整个长沙城都知道我张启山,知道齐铁嘴是张启山的。”


抬起头,笑意从眼尾溢出,


“我的八爷,这一卦你算到了么?”




 


【end】


 各位还喜欢么?喜欢请不要吝惜的戳下面的红心蓝手然后关注我吧~会不定期有惊喜给大家哟~